老党员牺牲在千斤闸门下-尊龙凯时最新

  7月13日9时,汨罗市白塘乡曹家村全体党员袖戴白纱,为躺在水晶棺里65岁的何奇求盖上党旗,鞠躬行礼,哀悼这位倒在守闸岗位上的老党员。

  与曹家村何家桥相距不到百米的滚水坝,修于上世纪70年代,负责白塘乡和屈子祠镇近4000亩农田的灌溉,水坝共有4个闸门蓄水和泄洪。这里,是何奇求坚守了11年的“岗位”,也是他牺牲的地方。

  何家桥下的撇洪河水深近30米,通年不断流。眼下正是“双抢”时节,下游要收割,前些日子上游洪水暴涨,随流而下的杂物增多,何奇求担心杂物堵住闸门,不能正常蓄水。7月12日18时许,同村的何春华正在田里捆稻秆,他看到何奇求又到了何家桥查看滚水坝水闸。

  “闸门堵住了!”从上游冲下的一根大树卡在了第一道闸门下,闸门无法翻动,水流飞快泻下。要蓄水,就要放下闸门,就得清去横亘其中的大树。看着1500公斤的水泥闸门,何奇求和何春华打招呼,请他帮忙搬树。

  何奇求跳下水,摸到与水面平行的闸门下,用力去搬那根大树。

  “哐当”一声,原本平置的闸门陡然翻动,直直竖起,彻底压住了大树。一阵气泡从水底冒出,何奇求身体一半露在闸门一面,看不到头部。

  “奇爹被闸门压住了,快来人呀!”何春华慌了,扑通跳下水。闸门太重了!根本扳不动!

  20多个村民闻讯赶来冲下水,用钢缆系住闸门孔洞,合力将闸门抬动。何春华抱出何奇求,但何奇求已停止了呼吸。

  何奇求有着43年党龄,先后担任过村党支部书记、乡畜医站站长。过去的曹家村水利设施不完善,滚水坝还是老式的木闸门,上世纪80年代担任村支书的何奇求,带着村民争项目,筹资金,将木闸门更换成水泥闸门,那几年,村里兴修了不少沟渠、山塘。

  2004年,何奇求因病在家休养,他却闲不下来,主动请缨管理起何家桥排灌站的泄洪蓄水工作,这一管就是11年。“这是个苦差,一年到头才三四百块钱,前些年还只有一百多,可老何从不计较这些。”村民何瑞昌语带哽咽。

  每年何奇求总要带上铺盖,在排灌站不足4平方米的小屋内“驻守”,少则三四个月,多则五六个月。不管刮风下雨,他每天都要到滚水坝上查看几次。2013年汨罗市遭遇罕见旱灾,连续两个月,何奇求日日夜夜守在排灌站。农忙时期,在他的管理下,附近农田的灌溉总是精准及时,不误农事。

  灵堂前,何奇求的二女儿何翠云抽泣着说:“当村支书,村里人半夜找你,你要去调解纠纷;当畜牧站长,村民家畜发病,你要买药打针;当守闸人,天气异常,你要住排灌站!别人当干部,家里人都好了,我们三姊妹,没一个跟你享福!你对村民比亲人还要亲!”

  村支书李建清拉住她:“伢子,莫怪你爸爸!曹家村有了他,是大家的福气!只是走得太早!村里人都说他是个好干部、好党员!”(记者 杨莎莎 叶霄 徐亚平)

责任编辑:张华

热闻

  • 图片
网站地图